2018年05月14日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花卉报 > 新闻 > 园林苗木 >

理性看待园林“三絮”

2018-05-14 09:10:37|来源:花卉报|作者:蒋三登

摘要:每年从“雨水”(2月20日前后)至“立夏”(5月5日前后)约70天左右,是我国大多数地域从冬春之交到春夏之交,由南向北各种植物复苏、萌动、旺长的勃发期。


  每年从“雨水”(2月20日前后)至“立夏”(5月5日前后)约70天左右,是我国大多数地域从冬春之交到春夏之交,由南向北各种植物复苏、萌动、旺长的勃发期。一股以“烟花三月下扬州”为典型代表的杨柳飘絮、木棉花开、悬铃木飞毛景象也会随之而来。
  就园林植物地理分布而言,杨柳树、悬铃木、木棉树则是国内分别以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珠江流域最具代表性———也是近年来城市园林绿化因树木飘絮扰民反映最多的三类植物。
  但它们却又分别是上述三地域数十年来城市绿化的先锋树种,彰显园林景观特色的骨干树种,揭示当地园林文化景观艺术的标志性树种。虽有矛盾却不能舍弃,虽有长期造园建绿置景之功效,但确有季节性扰民伤民的弊端。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这一民间议论纷纷,业界莫衷一是的自然现象?不妨静下心来,客观理性地探讨。
 
“絮”为何物?
  古人云:“凡絮必丝为之”。(东汉·许慎·撰,清·段玉裁·注《说文解字》P1800,中国戏剧出版社,2008,北京)。
  就多数园林植物而言,泛议之,可谓无树不花,无花不蕊,无蕊不丝,无丝不絮。所以,“絮”总是与“种”(zhǒng)相连,“种”总是与花相随。但它们有“显性”“隐性”之别(如无花果),有娇艳素雅之分,有“虫媒”“风媒”之异,有浓香清淡之差,有“同体”(雌雄同株)“异体”(雌雄异株)之分。
  既然“絮”缘于“花”,“花”又为何物?
  人们看到、闻到、触到的各种万紫千红、绚丽多彩的似锦繁花或赏心悦目供欣赏,或入药疗伤供治病,或时令佳肴供佐餐,或妆扮女士做配饰,或养生保健做果饮,或折花相赠表爱心,或祭奠亲友悼哀思……这些都是其表象功能。
  “花”最本质的功能是雌雄交配(授粉),由花而果,由果而种(zhǒng)繁衍子代。植物飘絮实为扬花播种之举,飘飞之物是其生殖器官的组成部分,飘飞过程是借气流(风)繁衍传播的自然行为。
  正如包括人在内的多种动物“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有性繁殖是再正常不过的遗传本性和最原始的生理本能。
  花开花落物有时,植物飘絮分布之广,东西南北中无处不在,飘絮程度之轻重,众多植物因种、因品、因地差别极大。
  北方、中原各地飘絮以杨柳树为最,高峰期约15天至30天。
  杨树雌雄异株木本植物,先开花后长叶。花期3至4月,果实4月成熟,葇荑花序下垂,蒴果2至4裂,种子细小,多数基部有白色丝状绒毛,如毛白杨、响叶杨、新疆杨、加拿大杨;有的则无,如小叶杨、胡杨、Ⅰ-72杨。凡飘絮之物皆为雌性品种有毛的种子。
  柳树也是雌雄异株,先花后叶或花叶同放。花期3至4月,果期4至5月,花单性,柔荑花序直立,花径极短,花药暗红色,蒴果2至4裂,种子细小,基部有白色丝毛成絮状。飘飞时,如烟雨朦胧。此现象垂柳重于旱柳,旱柳诸品种(变种)中又以曲柳(龙爪柳)为最。
  悬铃木作为栽培植物在我国长江流域、黄河流域中下游的城市园林种植极为普遍,尤以长江流域为最。此树雌雄同株,花期4至5月,果期9至10月,果球1个者多为美桐,2个者多为英桐,3个者多为法桐。此树宿存花柱突出呈刺状,雌花有苞片,小坚果之间基部有黄色长绒毛,突出在头状果序外,每年春末夏初,球果散开,无数种毛飘飞。除种毛飘飞外,其叶片背腹两面众多易脱落的灰黄色绒毛混同种毛飘飞,与种毛一同酿成季节性毛污公害,此现象长江流域明显重于黄河流域及北方城市。
  木棉我国西南、华南、华东南部等省区,在海拔400至1700米以下低山丘陵及干热河谷,常组成片林,散生于林边路旁、城市街路、公园、庭院,系广州市“市花”。雌雄同株,先花后叶,花期2至3月,因恰逢春节期间满树红花,十分娇艳,誉满南国,被称为“英雄树”,又名“红棉”。果熟期6月,花单生或成束散生于小枝枝端,肉质杯状大花,直径10至12厘米,红色或橙黄色。果熟期6月,蒴果木质,裂为5瓣,果瓣革质,种子光滑倒卵形,常为内果皮的绢形绵毛包被,飘飞之絮就是它。
\

“絮”从何来?
 

  包括植物在内的任何一种生物,之所以能够生生不息,皆不离其立命于世的本原“三性”:生态习性、生物学特性、生理本性。而且,前两性皆基于后者而得以存在。
  作为生物,树与虫有相通之性,以业界最熟知的“美国白蛾”为例:幼虫(白蛾毛毛虫)属多食性,从木本到草本危害百余种植物,但其中总有它特别喜好的偏嗜性植物,如白蜡、臭椿等。正如糖槭总是“光肩星天牛”的第一寄主植物。
  各种植物在生长发育过程中,也总有各自对生存环境条件最“适宜”、能“适应”、较“耐受”、不“适宜”、很“危险”的5种状况。
  如同绿线、兰线、褐线、黄线、红线警示各类气候恶化或环境污染程度的区分一样,这种昆虫与食物关联度的依存状态决定了它危害的程度。
  同理,植物与环境的适生状态决定了它生长的速度与水准,这是它们的“生态习性”。
  美国白蛾在东北辽吉一带及华北北部一年发生2代,而在关内黄河流域长江流域一年发生3代。昆虫这种年生活史和发生世代皆缘于其全部形态发育积温所需时值,直接受环境气候影响而形成其在不同地域的发生规律,谓之“生物学特性”。
  但不论它在何时何地出现,不论它一年发生几代或数年发生一代,也不论它以何种植物为寄主,它们的发育形态都是从成虫雌雄交配产卵→卵孵化为幼虫→幼虫蜕皮增龄化为蛹→蛹蝶变为成虫(蛾)。这样的“全变态”发育过程在各地各代都是一样的,这是基于其遗传的生理本性。
  “三性”中外部环境影响最大和可变的是生态习性和生物学特性。不受外部环境左右,基本保持不变的是遗传的生理本性。植物也一样:一切性状规律皆基于其本原的生理特性。
  植物共同的生理特性最根本的就是两类生长:营养生长和生殖生长。前者促茎叶发育,使植物长高长粗,枝繁叶茂,材质增长,绿量增多;后者则开花结果育种,使其繁衍子代,两者都有不同的器官“各司其职”实现各自的功能。
  “絮”就是植物生殖生长正常的生理现象和必然产物。
  植物的“絮”,无风则“浮”,这是它本身质量极度轻盈,比重极小所致;有风则“飘”,飘絮是在外力(气流)作用(推动)下的物理现象,风晴阴雨温度湿度是直接影响絮毛飘飞行为产生这一物理现象的自然因素。
  所以,通常在高温、晴朗、有风的天气飘絮最盛,而阴雨低温天气就有所减轻甚至无絮可飘或有絮也飘不起来,这也正是可以对树冠喷水去絮,抑飞促降的有效举措。
 
“絮”的文化内涵
  古今中外,造园堪称建筑艺术,园林富涵文化底蕴。绿水青山间,市井郊野处,阳春三月里,风和日丽中,忽见杨花柳絮飘飞,木棉丛林中红花白絮起舞,曾引得各路文人墨客击节吟诵,丹青妙手研墨入画。植物之“絮”,原本也含丰厚的文化内涵。
  杨树 唐·吴融曾作《杨花》诗:“不斗秾华不占红,自飞晴野雪濛濛。百花长恨风吹落,唯有杨花独爱风。”其景其情何等潇洒!
  元·关汉卿《别情》词赞:“凭阑袖拂杨花雪”。
  宋·苏东坡有词:“去年相送余杭门,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独上高楼,望尽天涯。”以白雪杨花寄托无限别情。
  南宋·徐照《阮郞词》曰:“绿杨庭户静沉沉,杨花吹满襟。”魏了翁作《杨花词》云:“一丝不染湖白花,万点能回山色青,三月金明池上水,与予同是一浮萍。”留恋感叹之情溢于言表。
  业内前辈梁希(原林业部首任部长)则对青杨情有独钟,曾以《冀西沙河故道沙荒地青杨白杨林》赋诗:“沧海成田不长桑,金沙古道百年黄,故应不试麻姑爪,来种兰陵青白杨。”又云:“青杨何妥白杨萧,文采风流两隽骄。才是峥嵘头角露,十分姿态向人娇。”至于现代文学家茅盾的《白杨礼赞》、军旅名曲《小白杨》,无不赞杨柳风骨,歌扬花絮舞情景。
  郭沫若1965年对新疆杨(俗称“钻天杨”)曾盛赞有加:“陇头种遍钻天杨,男尽传河女菊香。争取粮棉两增产,涤出盐碱几沧桑。”
  柳树 韵味更胜一筹。唐·贺知章的《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元·白朴词:“柳暗青烟密,花残红雨飞。”温庭筠:“江上柳如烟。”元·关汉卿词:“春闺院宇,柳絮飘香雪。”唐·王维:“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以“香雪”“烟花”喻飘渺朦胧含烟凝雾的柳絮,都是令人击节的千古绝唱。
  悬铃木 屡被国人质疑,且常有除“恶”务尽更换树种之声。但在万里之外的洋人却并不因“絮”废树,因小失大,且能泰然处之,礼赞有加。
  法国著名诗人弗朗西斯·蓬热(1899-1988)曾以《法国梧桐》为题作诗:“你那朴实的身躯总是矗立在法国街市两旁,你那线条明晰的树干淡漠地舍弃了皮壳的平凡。你们的枝子大大地张开颤抖的手掌跟天空搏斗。永远、永远是一片法国梧桐的碧绿浓荫。”
  木棉 被誉为“广州第一花”,不仅其树形高大气势挺拔雄伟,更因其花开早春映红半空如万盏花灯,引得古今文人赞叹有加。
  宋·杨万里诗曰:“姚黄魏紫向谁赊,郁李樱桃也没些。却是南中春色别,满城都是木棉花。”诗人屈翁山诗咏木棉:“十丈珊瑚是木棉,花开红比朝霞鲜。”宋·刘克庄诗云:“几树半天红似染,居人云是木棉花。”清·惠志奇作《韩江》诗:“木棉花开芭蕉展,肠断春风风水头。”朱光《望江南》:“落叶开花飞火风,参天擎日舞丹龙。”
  现代文人贺敬之诗作《南国春早》云:“红豆相思子,木棉英雄花。相思心结子,英雄情著花。”
  天地间有花必有“絮”,无“絮”不成花。放大一点说,如果白洋淀没有了芦花苇絮的飘飞,还是国人心中的“白洋淀”吗?如果林间草地山崖地角没有了蒲公英的绒花飞舞,还能孕育出“小花”的动听旋律吗?文以载道,诗言志,歌抒情,花絮文化尽在其中。
 
“絮”之“过”
  尽管“絮”无原罪,但换一个视角,在“絮”与“人”的生态关系方面,“絮”则弊端丛生。因为在“人”与“物”的关联度中,人的“健康”与“安全”始终是权衡利弊的首要标准。“絮”对人体的健康与安全害多益少!
  一、花絮众多,纤毛微细,絮飞时无处不在,絮扬处无孔不入。飞絮入眼、入口、入鼻、入耳,从来不分场所部位。钻入衣服内,触及皮肤处,必骚痒难受,如遇体质过敏者,则全身不适,病由絮生。
  二、.行路驾(骑)车者,倘遇如雾如雪飞絮,双眼迷茫,路况难辨,往往顾此失彼,不知所措,极易酿成事故。
  三、飞絮汇集处,遇火即燃烧,易存消防隐患,引发火灾。
  四、飞絮侵入空调、制冷机、发动机,不仅影响正常运转,且容易损坏机器。
  五、飞絮侵入精密仪器实验室、生产车间,必导致仪器失灵,实验失准。
  六、各类食品加工、医药制备、精纺织品生产,一旦纤毛渗入难以清除,质量难保。
  七、医院飘絮,干扰治疗和手术,危险陡增。
  八、学校(尤其是幼、小、中学),飞絮入室,既伤师生身体,又碍正常教学。
  九、老人运动疗养场所,飞絮乱舞,导致老人哮喘、咳嗽、呼吸不畅、气管发炎、肺部不适,极易诱发陈年旧疾。
  十、飞絮轻盈,风起时群絮乱舞,风止时,浮落无常,不能拾,不能抓,不能堆,不能烧,听之任之,极易影响环境卫生。
 
“絮”起之因
  植物飘絮,古往今来从未断绝。虽有忽强忽弱之时,但遍查古籍史料,并无以“絮”为“患”的记载。缘何近些年人们对此却关注有加甚至炒成“热点”?而且越是大城市越是较发达、生活水平较高的地域反响越强烈。究其因:
  一是人们生活水平明显提高,对自身健康安全意识、人居环境要求相应增强,对生活舒适度和生存质量的企盼明显提升。容不得在现实生活中有干扰的逆境出现,更不允许有损害和危及健康安全的因素存在。即便是时段不长的“季节性公害”短暂侵袭,也希望能得到迅速治理和彻底根除。这是人们的自保诉求和自觉的公德意识明显提升的表现。
  二是城市园林绿地建设近些年长足发展,许多原先的小苗已长成大树,稀树已渐成林荫,过去不足为虑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负面效应如今逐渐凸显,树木飘絮年复一年,已引得民众对人居环境飞絮之状“忍无可忍”。
  三是长期以来,城市园林绿化粗放式建设发展已相沿成习。重数轻质、重形轻品,重栽轻养(管、抚、育),甚至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用错误的方法种上错误的树种(或品种)”,终于酿成今日“消防式”扑救,却并非能真正迅速奏效的被动局面。
  如此明显的科学管理滞后从城市园林绿化方面切切实实地印证了习近平主席关于“目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精准判断。城市园林树木飘絮与扰民之“过”恰恰是园林绿化领域在“供给侧结构”中园林绿化对社会的“供给”与民众对美好人居环境的“需求”不适应的矛盾和“短板”显现的一个实例。
 
治“絮”路径
  城市园林树木飘絮可以定性为季节性扰民公害。也是发生时段比较集中周期性比较突出的“城市病”之一。
  近些年,各地园林和林业部门在治理树木飞絮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探索试验和生产性治理工作,大多是从“抑、控、治、换、建”五个方面着手,并不同程度地取得了一些进展和成效。
  但飘絮之患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飞絮对环境和人们的具体影响也不尽相同,看似简单,区区飘絮而已,实则复杂。纵观目前治絮状况,雌雄异株者(如杨、柳)较易见效,雌雄同株者(如悬铃木、木棉)难度较大。当前在具体的技术对策中,应该“分区(点)评估,分树查体,分类施策,“标”“本”结合,源头堵截,综合治理。
  园林有规划,绿地有设计,植物有配置,苗木有优劣。今日城市园林树木飘絮积弱为患,其主要内因正是昔日规划设计、植物配置和选种育苗出了问题。飘絮犯了“众怒”,才不得不想方设法“打针、注药、砍头(截冠)、变性,除花绝育,去雌留雄,换树更新”等诸多方面寻对策找出路。
  其实,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老一辈园林人就曾呼吁:城市园林绿化必须注意“两先一定四无”(“两先”:规划先行,设计先作;“一定”:定向育苗;“四无”:城市绿化用苗要“无毒、无臭、无刺、无絮”)。如果我们早早地把“规划先行”落到实处,把绿化设计延伸到“定向育苗”,让植物配置与“精品用苗”对接,使“适地适树”不是空喊口号而是真正做到“在适宜的时间,适宜的地点,用适宜的方法,种上适宜的树苗。”城市园林绿化现状的所有弊端和“短板”必然会少了许多。
  城市树木飘絮既是城市园林绿化建设和管理科学性滞后的“苦果”,也是植物生理属性必然显露的自然现象。对待自然,习近平主席曾有一段寓意深刻的指示:“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这应是园林人在面对包括飘絮在内所有园林绿化问题时必须客观应对理性认知的高位遵循。因为我们的确太需要对自然多一点“尊重”的情怀,多一点“顺应”的气度,多一点“科学”的思考与保护。
\

毛白杨花序

\

加拿大杨花序

\

山杨花序

\

垂柳花絮

\

旱柳花序

\

绦柳花序

\

龙爪柳花序

\

河柳花序

\

悬铃木(美桐和英桐)

\

悬铃木(法桐)

\

木棉花

文章关键词: 园林 苗木

中国花卉报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申明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7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备14020426号-1
版权所有:中国花卉网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